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资讯 >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9
2019-11-06 17:07:25   作者:天津信息港  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9 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比较专业

  第十四章 十六岁 理想的武装 下
  血花,像雨一般地从天洒下。
  夜里,他紧握手上那把染满鲜红的钢刀,丝毫不带一点情绪,眼神低垂垂地看著地上的尸体,死状惨不忍睹,刀痕由脖子延伸至胸骨、肚腹,除了喷得比他还高的血泉以外,还有那缓缓流出体外的脏器。
  挣扎的手脚,随著他的呼吸而逐渐停止,那鲜血也渐雏止流。
  「你最近下手怎麼愈来愈重啊。」卡特琳娜从他身后的围墙上探出头来,看著眼前的惨状而蹙眉。
  他冷冷地将视线从那具尸体移开,转身擦拭著钢刀,回答她:
  「还不都是一刀毙命。」
  虽然钢刀已被擦拭乾净,全身上下却依然溅满了鲜红,但他显然不在意。
  「唉,不想说你。」她挥了挥手,身后的几位蒙面刺客随即翻墙而过,开始清理地上的死尸,他们见到如此的凄惨的画面,各个面露难色但还是摸摸鼻子做著自己的工作。
  「辛苦啦。」卡特琳娜纵身跃下,拍拍几位后勤的肩膀。

  「喂、泰隆。」她原想多与他讨论一些方才行刺的细节,没想到泰隆却就这样直直地往巷口的方向走去。
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olor:#ffffff;" />  她耸了耸肩便跟了上去,泰隆的步伐极快,似乎不想多留在那一秒钟。
  「他死前可有说出什麼?」
  「没有。」
  「呿,难怪你下手这麼重。」卡特琳娜拍了下泰隆的背,但他没有搭理,闷不吭声地持续快步向前走著。
  她见他如此冷淡,噘嘴说:「我再去晃晃,看有没有多余的鼠辈胆敢在我家附近周旋。」说完,便闪逝在黑暗之中。
  泰隆行走在杜.克卡奥大宅的围墙外的道路上,逐渐放慢了脚步。
  他还是比较习惯一个人行动。
  来到克卡奥将军麾下服务,转眼间已经过了三年,他今年也二十岁了,持续不变地进行著杀戮作业。随著时间的过去,他愈来愈了解到,将军的敌人有多麼多。偶而,会有不少像那样子的刺客埋伏在宅邸附近,伺机而动、搜集情报。

  去年那场宴会后,这种情况更是变本加厉,类似的刺客越来越多,直觉告诉他,这些人一定与黑色玫瑰脱离不了关系,但他们无论被如何逼供都不会说出背后的主子是谁,而他的钢刀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敌人的喉头。
  将军口头上不希望他们太深入敌情,毕竟黑色玫瑰是个极度神秘的组织,他们又缺乏与魔法师战斗的相关经验。但卡特琳娜认为,虽然当时乐芙兰败阵并且消失无踪,这并不代表日后他们不会有更大的动作,与其毫无防备地坐以待毙,不如先从这些罗喽下手,必定能问出个蛛丝马迹。
  他不表示什麼意见,毕竟,他只是个听命行事的杀手。
  他的第一要务,便是完成将军指派的任务。
  第二要务,则是保护将军的二女儿,卡西奥佩娅。
  他踏进了宅邸的大门,每每在深夜里回到此地,经过大庭中的那盏灯火,不知为何,他的心总是会揪那麼一下。
  原因他似乎知道,但他选择不去明白。
  一年来,卡西奥佩娅变了许多,她变得更美、更有女人味、更有魅力。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著每个人的注目,这也意味著,他必须花更多的心力去保护她。虽然表面上她毫不在意,但私下却时常抱怨哪位高官或富商的儿子纠缠得她困恼。
  「泰隆,你会保护我的吧?」

  她时常带著纯真的微笑向他这样问著,明知故问吗?那确实是他的职责所在,虽然他每次都只是默默地点头回应而已,但她的笑容,却不会因为他的冷漠而有所减少。
  他已不再像过去一样用戏谑的语气调侃著她的举止,也不再允许自己去直视她那灰色的美丽双瞳,他认清了自己的身分,看透了自己的宿命,他不能再放纵自己的任性而有所逾矩。
  但他还是会一如往常地在每天夜里来到他驻守的地点,在长廊的那扇门,在她闺房外静静地守著。
  也许,这是他们俩之间仅剩的连结吧。
  他冲净了身上的血腥,换上乾净的衣著步向长廊,却看见了一个景象,令他熟悉的景象
  房门没有关好。
  他迟疑了一下,在过去,他会毫不犹豫地前往宅邸的屋顶,请她别在外头逗留太久,并且陪著她一起望著诺克萨斯的星空谈天说地直到她累了。
  但现在不同了,自从那件事以后,她已不会在夜深时分悄悄地去屋顶,也许是不想造成他的麻烦,又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安危的重要性。
  他确认她不在房里之后随即向著屋顶的方向前进,尽管他认为她已不会刻意在屋顶等著他的到来,但他的内心还是引领著他去那里瞧瞧。
  但,屋顶上,他看到的景象却令他直发寒。
  因为那里没有任何人。

  第十五章 十六岁 诺克萨斯的叛徒
  她去哪了?
  泰隆呆站在屋顶上,内心的不安犹如黑暗中愈烧愈烈的炽火般。
佳木斯癫痫病要多少钱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他双眼圆睁,不停地环顾屋顶的每一处,但,没有就是没有。
  「啧!」的一声,他神色疾厉地狂奔下楼,奔下了旋梯、奔过了长廊、奔至宅邸内卡西奥佩娅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,但还是一无所获。
  「……泰隆大人、饶了我吧!」
  一位在宅邸外巡守的卫兵被突然出现在自己喉头上的钢刃给吓傻,浑身发抖苦苦哀求著。
  「你,必定看见了二小姐的去向吧?」钢刃愈卡愈紧,在他的脖子上割出一刀细细血痕。
  「是!请饶了我吧!是小姐要我不准报备的!」话一说完,他立刻被泰隆重重摔在地上。
  钢刀卡得比刚才更加紧实,暗红色的眼瞳杀气腾腾地瞪著他的双眼,若不是那把刀让他的喉头流下了鲜血而迸出的痛觉,他会以为眼前的景象是个噩梦,泰隆帽蓬阴影下的面容简直就如恶魔般令人恐惧。
  「马车……小姐搭上一辆马车……」

  「你让她一个人搭上马车?!」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。
  「因为、我见那车驾上印著达克维尔王徽……我认为……」
  「畜牲——!!!」
  那一刀重重地划破卫兵的喉头,瞬间飞溅出的血浆染得他浑身鲜红,他因愤怒而颤抖的手提起了钢刃,深红双眼绽开了极致的愤怒,苍白面庞溅著斑斑血迹,拉住剑刃斗篷一转身,俐落地甩下刀上的血,朝著大宅边的围墙闪跃而上。
  夜幕垄罩著诺克萨斯,城邦中央的骷髅城堡伫立在黑暗之中,一丝不苟地彰显著诺城的阴森地息。城堡阴暗的层层内部之中,却隐藏了一座中央花园,上望天井的星空,园内种植著满满的魔法萤光花,花朵如萤火虫般的冷蓝燐光徐徐地摇曳著,大理石砖上遍布著细小的落瓣,散著微光,一点一点地照亮了园内的步道,难以想像诺克萨斯竟有如此的幻境。
  「很美吧。」凯伦.达克维尔站在石砖步道上,看著遍布园内的花朵。
  「殿下,父亲不准我在夜里出门的,请您务必长话短说。」卡西奥佩娅走在他的后方,神色淡然,无心欣赏这美丽的景致。
  「但你还是答应我了,卡西奥佩娅,我很谢谢你。」

  「那是因为父亲出境执行任务,我才……」她信任达克维尔家族,她是这麼想的,所以才会冒险在深夜里出门。
  凯文转身,缓缓地步向卡西奥佩娅,凝视著她的双眸说道:「杜.克卡奥家族长期以来一直为诺克萨斯鞠躬尽瘁,达克维尔政权之所以屹立不摇,全仰赖令尊的努力。」
  「父亲对国家的忠诚是不容质疑的。」卡西奥佩娅说著。
  「是的,杜.克卡奥家族与达克维尔两家,正是维系著诺克萨斯强权统治的力量。」凯文眼神专注地看著她。
  「没有统帅的英明领导,我们的国家不会如此强大。」
  他的嘴角扬起了微弯幅度,看著眼前这位替他们王家开疆辟土的伟大将军的女儿,她的一言一行是如此地吸引著他,他接著说道:
  「这座花园,其实是座慰灵祠。」
  卡西奥佩娅吃惊地环顾著那些冰冷又梦幻的花朵所构筑的景象,是慰灵祠?
  「那些为国家牺牲的无数伟大将士们,就像这些在夜里照亮著此地的光芒,守护著诺克萨斯的一吋一土。」他踏进铺设进花园内的砖道,看著地上的萤光花朵所围绕的每一块石碑,上头各铸著不同将领的名字。

  「为了国家、为了诺克萨斯无数子民的未来,我凯伦.达克维尔,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协助父帅巩固达克维尔政权。」
  「我对著在这里的所有伟大先烈们发誓!我一定会铲除所有阻饶诺克萨斯的敌人!」他眼神散发著壮烈的志气,凝视著萤光花园中央的那柯大树,树上刻印著达克维尔的王徽,闪烁著白色的微光。
  「殿下的豪情壮志,令卡西敬佩不已。」她看著花园中央的凯伦,感受到他身为王家子嗣所背负的重责大任。
  「你认为一个国家最大的敌人,是什麼?」他抛出了一问。
  她沉思了一会,回道:「内忧、外患。」
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「没错,我们的宿敌,既可憎又虚伪的蒂玛西亚,以及那些对我父亲的权位痴心妄想、蠢蠢欲动的叛徒们。」他愤恨地说著。
  「叛徒?」
  她认为这个词用得有点重了,在诺克萨斯,力量就代表一切,懦弱被视为比杀人放火还重的罪孽,在这样的环境下,谁能展现最大的实力,谁就是赢家,而那些人尽管用了一些不名誉的手段,动机却还是出自对国家的忠心耿耿。
  「用叛徒两个字来形容他再适合不过了。」
  「我永远忘不了,那一天,他俘虏了蒂玛西亚的皇子,嘉文四世。」
  「你指的是斯温?」
  「没错,就是他,他明明可以当场处死嘉文,却坚持要将他带回诺城,之后发生的事情你敢相信吗?他声称军队突然被蒂玛西亚的皇守军给包围,之后嘉文就被劫走了!」他紧握双拳,双眼燃烧著不可遏的愤怒。

  「他怎麼可能犯下那种失误?他可是谋略家!他就算骗得了全诺克萨斯的人民,也骗不了我凯伦.达克维尔!」
  「而那个叛徒的声势在之后竟还水涨船高,直到他坚持反对父帅的艾欧尼亚侵掠战而被解职。但,明眼人都知道,他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。」
  她沉默地听著凯伦激昂的言词,心里想的却不是那样,她认为此时的他,只是个害怕被夺权的王子。
  「你,愿意助我一臂之力麼?卡西奥佩娅小姐。」
  他转过身来,缓慢地向她前进,在她面前单膝下跪,并将右手放在心窝前,双眼闪烁著一股炙热的坚定,另只手由口袋内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戒指,说道:
  「嫁给我吧,卡西奥佩娅。」
  「殿下……」她吃惊地退了一步,感到万分尴尬,微微蹙眉地看著别处。
  「只有我们两家并肩作战,才能击退那些诺克萨斯的叛徒。」他牵住了她的手,坚定地凝视她的双眼。
  「有了你,诺克萨斯的未来之路,将会更加顺利。杜.克卡奥与达克维尔家族的结合,将会更加巩固我们不变的地位。」他站起身来,俯视著卡西奥佩娅,掌心那枚戒指镶嵌著红宝石,戒环上刻著王室的图腾。
  「当然……我对你的心意,绝对是凌驾於国家责任之上的。」
  「殿下,我……」她愁眉地望著他,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使她无法回答。

  「我们的相遇,绝对是命运的安排。我,将会尽我最大的力量让你幸福。」
  她沉默不语,她对凯伦丝毫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,谈何婚嫁?
  「抱歉……我不能接受。」她低下头,淡淡地说出这句残酷的话。
  「为什麼?」
  「我拒绝。」她神情无奈,她明白凯伦真正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自己,难道,她真的只是政治工具吗?
  「我是如此深爱著你啊!」他将掌心那枚戒指紧紧捏住,无法接受她无情的答覆而颤抖的手。
  「抱歉,我该走了。」她无视凯伦的情绪反应,转身离开。
  没想到凯伦一把将她拉住,愤怒地喊道:「我不会让你走的!」
  「殿下,请别开玩笑。」
  「我从刚才到现在,没有一句话是玩笑。」他愤恨的面容出现了阴险的微笑。
  她内心涌出了不安,眼前的凯伦似乎已经不是那个温柔的绅士。
  「你想做什麼?」她压抑著恐惧,冷静地看向凯伦。

  「你得跟我走,就这样。」他微笑著向她伸出手,眼中散发出的已是扭曲的爱。
  「我拒绝。」她眼神坚定,再度说了这句话。
  「你离不开这里的,放心,我会请父帅好好向克卡奥将军交代。」他的手紧抓著她纤细的手臂,力道之大让她感到疼痛。
  她抽出了衣裙中暗藏的短刃向他挥去,是那把泰隆当初在下水道交给她的短刃,至今一直被她视作为护身物带在身边。
  没想到凯伦一个侧闪,笑了一下,便出手硬抓住她持刀的手腕,紧实的力道让她的手掌失去握持的力气,那把刀「咖」一声地落到地上。
  「你别忘了我好歹也是个必须亲赴战场的将士,我再问你一次,卡西奥佩娅,你愿不愿意跟我走?」他露出冷笑,这已经不是选择,而是胁迫。
  「我没有义务跟你走!放开我!」她试图挣脱他抓牢的手,但徒劳无功。
  「难不成你已经有心上人了?」
  她一听,神情瞬间犹豫了,但下一秒还是恢复了原本的无奈,紧闭双眼说道:
  「恕我无可奉告。」
  瞬间,凯伦一个手刀击中她的后脑,精准的力道使她开始感到头昏,她逐渐感觉到全身失去了气力,双脚软弱无力地跪倒在地上,而凯伦扶住了她,凝视著她的双眼说道:

  「没有我凯伦.达克维尔得不到的东西。」
  萤光花园中,她流下了眼泪后,逐渐失去了意识,凯伦笑著将她抱起,朝著出口的方向前进。
  「我终於得到你了。」他嗅著她颈项的芬芳,唇瓣也同时游移至她的耳后,恣意地享受著得胜后的战利品。
  霎时,一把钢刀,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  那把刀血迹斑斑,看似是经过了无数的砍杀、刺穿了无数地血肉而才有的模样,刀上的血液还散发著些微的热度,持这把刀的人,身穿剑刃斗篷,帽沿下的那双红色眼眸,就如鲜血般赤红并散发著无比的杀气,他的脸上溅满了血渍,正恶狠狠地瞪著他瞧,而他的后方也堆积著无数守卫的尸体,整条通道像个炼狱般被漫天的鲜血染红。
  「杜.克卡奥家的走狗。」他将卡西奥佩娅放下,拔出了佩剑,准备迎战这打扰他私人时光的程咬金。
  泰隆直直地举著钢刀,冷冽地、愤恨地、震怒地、残酷地朝著这位最高指挥官之子刺去,那动作迅速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,一刀又一刀挨在他身上,血花也随之一道又一道地泄出,手臂、双脚、背腹、胸腔全都瞬间被巨大的力道斩击而撕裂,那仅仅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,但在他眼里却过得非常漫长。
  「你……!」
  泰隆甩下新上刀刃的血,默默地越过他,一眼也没有看这位倒在地上的败者,此时,在凯伦的眼中,他的模样简直就是死神。

  他倒在血泊中无法动弹,只能眼睁睁地看著泰隆将卡西奥佩娅抱起,沉默地转身离去,一句话也没说,就像战场上不需对实力弱於自己的对手说多说无谓的话一样道理。
  「你喜欢他!是吧!卡西奥佩娅!」他思绪混乱地大声张口胡言著。
  卡西奥佩娅微微睁开了眼,看见了泰隆血迹斑斑且毫无表情的面容,感到双眸一股炽热,流下了泪水,泰隆依然直直地盯著前方的道路,不疾不徐地走著且沉默不语。
  「可笑!太可笑了!天大的笑话!」他大概是自知死亡将至,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麼。
  泰隆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黑暗通道的尽头,独留那将死之人倒卧在萤光花园的血泊中大无谓地大喊著,喊著他可是柏纳姆.达克维尔之子、他可是未来的国家领导人、他竟胆敢这样杀害他、你们这群诺克萨斯的叛徒、他一定要报仇、一定要毁灭杜.克卡奥家族、毁灭你的一切!
  卡西奥佩娅!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